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神马小说 -> 玄幻魔法 -> 玉碎惊凰(古言NP)

第二十二章婚约敲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宴会结束后的归程极为沉闷,至少对于段云奕来说,今晚的萧鸾玉浑身散发着不能惹的气息。

    明明是个十岁的姑娘,发火的时候气势堪比自家那位母老虎。

    可是他没想到,一觉醒来,萧鸾玉的怒火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被传来的消息再度点燃。

    “抱歉抱歉,昨晚睡太晚,今早迷糊了。”段云奕一路小跑赶到灵翠院,便见到许庆等人站在门外默不作声,“怎么了?你们也没睡好……”

    “嘘——”姚伍做了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紧闭的屋门。

    段云奕没有领会他的意思,刚把眼睛贴到门缝上,万梦年便从里边开了门。

    “你今天起晚了。”

    段云奕连忙直起身,尬笑着准备解释,万梦年直接把食盒塞在他手里。

    “重新备一份早膳。”

    “好嘞。”

    他接过盒子,还不忘往屋里看了一眼,只见地上铺满了瓷器碎片,新鲜的花枝到处散落,被萧鸾玉毫不留情地踩在脚底。

    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她转头望过来,眼底还有未消退的杀意。

    “别愣着,快去。”万梦年打断他的思绪,顺手关闭屋门。

    “殿下,切莫气坏了身子。”

    他回身到桌边给她倒茶,一不小心踩到了破碎的瓷片,脚心传来疼痛,他仍然站得笔直,恍若未觉。

    “苏亭山敢先斩后奏,同意了文耀的婚约,我如何能够不生气?”

    萧鸾玉抿了一口苦涩的茶水,方才平息了些许怒火。

    “如今只能暂且忍着,苏将军仍是西营军的一把手,殿下若是强硬否决婚约,不仅会与苏将军闹僵,还会打破文大人的美梦,两头受气。”

    萧鸾玉默然沉思,她正是知道其中利弊,才会如此恼怒。

    离开皇宫、假扮萧翎玉之后,她为苏亭山出谋划策、屡屡得志,已经有一阵子不曾感受到这般憋屈的情绪。

    真是退一步越想越气。

    她怒极反笑,将茶杯狠狠掷于桌上,“他们非要找我的不痛快,最好祈祷我不会发现他们的把柄。他们越是害怕我卸磨杀驴,我更要备好一台铡刀。”

    半个时辰后,萧鸾玉用完早膳,正与万梦年商量着如何派人回应这份口头婚约,院子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殿下。”段云奕敲门进来请示,“苏公子求见。”

    “不见。”萧鸾玉回答干脆。

    屋外,段云奕老实转告了她的话,苏鸣渊仍不甘心。

    “请再通报一声,我有要事禀告殿下。”

    “行吧。”

    段云奕耸耸肩,又进去问了一遍,依然是相同的结果,“殿下还是不见你。”

    “殿下是否说了原因?”

    “没说,就是不见你。”

    “能不能再麻烦你……”

    “你确定?”段云奕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念及他的身份,也没有为难,“那我再帮你问一次,最后一次咯。”

    苏鸣渊感激地点点头,岂料段云奕刚打开屋门,万梦年正好走了出来。

    “苏公子,请。”

    此时屋内已经打扫干净,苏鸣渊转个身便看到萧鸾玉在偏房提笔挥毫。

    他见她脸色不好,只当她还在气恼于昨晚的事。

    “殿下,我今天来给您道歉。”

    她头也不抬,没有理会他。

    “昨晚怪我昨晚不胜酒力,一时脑抽说了胡话。”他瞧着她垂眸书写的模样,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只看清几个字,“殿下……”

    “你如此道歉,恐怕我担不起。”

    苏鸣渊表情一僵,“殿下何出此言?”

    萧鸾玉闻言,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还当你此次过来是为了再让我领教领教你们苏家的威风,只是当前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苏鸣渊暗道不妙,他昨晚喝得上头,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早膳也顾不上了,直接驾马进城找她道歉,没想到又出了其他事。

    “请殿下明示。”

    “明示?”萧鸾玉冷笑,看向万梦年,“送客。”

    “等等……”苏鸣渊推开万梦年的阻拦,快步走到书桌前,“殿下,如果我还做了其他的错事,也请您讲个明白。”

    “要我说,你现在确实做错了事。”萧鸾玉低头折迭信纸,慢悠悠的一句话便让他愣在原地,“你最好收起你那讨好的模样,马上从我面前滚出去。”

    苏鸣渊怔然片刻,神情由错愕转为阴沉,“我敬你是太子,不愿与你交恶,这不代表你可以随意给我扣上羞辱的帽子。”

    他是实打实的将门之后,精通骑射,一身武力远超同辈。他当初明知她是皇嗣,也敢将她从京城抓到京西大营,本就是个难驯的性子。

    若不是后来萧鸾玉表现出过人的计谋让他刮目相看,他连眼神都懒得给她。

    虽然他知道父亲对萧鸾玉另有扼制的想法,但是他心里明白,眼下苏家和萧鸾玉荣辱与共,不可能做出撕破脸的事。

    所以,他一时半会想不出萧鸾玉为何如此呛人。

    “你不愿与我交恶,还是不敢?”

    苏鸣渊倏地握紧拳头,眉眼浮现几分厉色,“殿下,请慎言。”

    萧鸾玉没有接话,拿起折好的信封,在他眼前晃了晃,“劳烦苏小将军捎信回复令尊,这份婚约,我没意见。”

    苏鸣渊一愣,信封上边写着“苏将军亲启”五个大字,再联想到她所说的婚约,他当即明白了大致的原委。

    “我去找他问清楚。”

    他风风火火地离开,萧鸾玉心里堵着的那口气仍然没有散去。

    “茶凉了,再备一壶。”

    “好。”万梦年应声很快,但他刚迈出一步,就被脚底的疼痛刺得踉跄。

    “你的脚受伤?”

    “小伤,已经处理过了。”

    萧鸾玉皱起眉,她竟是不知道他何时受伤,也不知道他何时去处理了伤口。

    “刚才苏鸣渊推你,你也不会躲开。”

    万梦年不作声,任由她走近,将他按在椅子上。

    “坐着,我让人叫大夫。”

    他坐下之后,身子就比她矮了一截。

    她眼尖看到他下巴上青涩的胡茬,眉头皱得更紧,“受伤直说便是,还有锦屏、锦珊她们。”

    万梦年垂眸,顺从地应声。

    ——————

    婚约的事,萧鸾玉最后提了一个要求,文鸢未及笄前不得宣扬。至于诗会,她全权交给文府操办。

    五日后,苏鸣渊再次拜访,萧鸾玉感到意外。

    “让他回去。”

    “可是苏公子说他是来送诗会的请帖。”段云奕挠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仍是不待见苏鸣渊。

    “那又如何,难道请帖还贴在他的脑门上撕不下来吗?”

    萧鸾玉说完,又继续翻阅手上的书,万梦年就坐在她身旁,替她吹凉热茶。

    虽然萧鸾玉从来不以尊卑压制他们,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要遵守的,哪有侍从随意和主公平坐的道理?

    段云奕如此想着,也如此做了。

    他自以为偷偷摸摸地挪到万梦年身旁,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勾勾手指示意他赶紧站起来。

    万梦年哭笑不得,他和段云奕同住一屋,这一阵子的相处之后,他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当真是心直口快、缺根筋。

    他没有说自己的脚受伤,段云奕还真就没看出来。

    “殿下,我去拿请帖。”

    萧鸾玉瞥了他一眼,“你的伤好了吗?”

    “不成妨碍。”

    “你几时受伤了?”

    万梦年对上段云奕疑惑的眼神,二话不说就把蒲扇塞给他,起身往外走去。

    “殿下您瞅瞅,这小子最近越来越不喜欢搭理人。”他一边扇风吹茶,一边抱怨说,“有时候我问他三句,他才舍得回答一句,有时候回答都省了,直接给我一个奇怪的眼神。”

    萧鸾玉哑然失笑,“或许……他有些厌蠢罢了。”

    段云奕歪头想了想,“我也不蠢啊。”

    “……”

    ——————

    灵翠院外,万梦年再次见到苏鸣渊。

    “你来得正好,快通报太子殿下。”

    “苏公子久等了,正是殿下吩咐我带您到另一个地方。”

    苏鸣渊看了看神情平淡的万梦年,又瞧了瞧紧闭的院门,“去哪?”

    “请跟我来。”

    清晨的幽篁园格外清冷,竹林小道横竖交错,也不知道万梦年要带他去往哪里。

    苏鸣渊回想起万梦年的来历,如今也算是萧鸾玉身边最信任的人。

    “请问,殿下这几日心情如何?”

    “一切如常。”

    这般模棱两可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苏鸣渊略感不虞,还是把情绪压下去。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萧鸾玉带在身边的这名小太监好像有一些变化。

    退去了谦卑的姿态,一举一动都有她的影子。

    但是苏鸣渊心里刚开始对万梦年有所改观,眼前的画面又让他炸了毛。

    “你绕了半天,就是为了把我带到幽篁园的大门?”

    “苏公子,这就是殿下吩咐您要去的地方。”万梦年指向大门外的街道,意思再明显不过。

    苏鸣渊暗暗咬牙,没想到她这次见都不见了,“她连请帖也不要了吗?”

    万梦年挑了挑眉,向他伸手,“请帖,拿来。”

    这可是相当轻视的态度了。

    苏鸣渊心有怒火,却碍于他的近侍身份,选择暂时忍让,绕开万梦年径自往回走。

    “苏公子看来不是很了解殿下的心思。”

    苏鸣渊蓦地止住脚步,“你想说什么?”

    “若是苏公子把我当个常人看待,那我便给您提个醒,道歉不是这么胡来的。”

    万梦年走到他跟前,再次拦住他的去路,“殿下向苏将军退让,那是不得已而为之;殿下不肯向你退让,何尝不是给你机会?如若您就这么轻易浪费,殿下可没有第三次听你道歉的耐心。”

    苏鸣渊眼神微闪,第一次认真地审视他。

    “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先前倒是我无视你了。”

    万梦年迎着他的目光,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过奖。”

    “想要别人的尊重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苏鸣渊递出请帖,转头望向竹林深处的那处宅院,仍然没有为他敞开大门,“我自知理亏,我可以等。”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