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神马小说 -> 玄幻魔法 -> 世界的角落

事实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十五中学。

    矗立在空旷地面之上的教学楼,是它最先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光线分散,打在空旷的走廊,趟过坐满学生的教室,照的黑板都在熠熠生辉。

    而比这阳光更明亮的是孔萧萧嘴角的微笑,她唇瓣轻轻的抿着,笑的克制却张扬。

    “下次不要这么一直干等着,直接提醒我。”

    严落把她送到家离开时这么对她说,她现在想想,心里如同抹了蜜一样,滋滋的泛着甜。

    “有什么开心事啊?!”孔萧萧同桌薛子梅悄咪咪地凑过来。

    “没什么。”孔萧萧说完捂着嘴笑的更开心了。

    “还说没什么,你瞧你笑的。”薛子梅继续揶揄她,“是不是因为隔壁班的严落?”

    孔萧萧听到严落名字的瞬间,就将视线看向了薛子梅,眼中的疑问不加掩饰。

    薛子梅瞧她样子,了然一笑,“从前的你只知道学习,现在老走神,而且一放学就在隔壁班后门等着,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好吧!

    “......”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自那天过后,她几乎都是一放学就跑到隔壁班教室门口,和严落一起回家,每次都是严落将她送回家之后再骑车回家,他们在路上有时候会交流学习,有时候会谈论人生,有时候也会探讨生活的意义,通过交流,她也进一步的了解了严落,严落很早熟,他的早熟倒是和他的长相成正比,他虽然长得清秀,但是平时面上没什么表情,这么一来就展示给别人一种疏离感,再加上他大多数时候都很沉默,一般都是你问他答,所以就给人一种区别于年龄的成熟感。

    这周五,孔萧萧照旧和严落回家,她看着长长的柏油马路,每次往前望,她总想着这条路要是一直这么延伸下去该多好,没有尽头,这样她就可以和严落一起一直这么走下去。

    “严落,你周六有事吗?”

    “嗯。”

    “哦,那你周日呢?”

    “周日没事。”

    “那周日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好不好?”

    “嗯。”

    孔萧萧本来失望的脸上再次涌上了笑容,夜风虽冷,但是她的心却因严落而炽热着。

    周六清晨。

    严落在温暖的被窝中睡得迷迷瞪瞪地时候,听到了有人在叫他名字,他起初有点不确定,在他逐渐清醒后,清晰的“严落”两个字很清晰地进入他的耳中,他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看到了围着蓝色围脖只露出眼睛的方叶。

    昨夜刚下了一场大雪,冷气灌入屋内,刺得严落抖了身子。

    “严落。”方叶这次声音小了些。

    “我去给你开门。”

    严落穿了个外套就去给她开门,方叶进来后,他让她在外面等一会。

    严落只用了5分钟就将自己收拾妥当,出了房间对方叶说:“走吧。”

    他走到单车处打算骑单车过去,方叶站在原地,看了眼他的单车后座,对严落道:“严落,我想走一走。”

    严落回头看她,想了想后,点头:“好。”

    严落家到花店的距离也就3公里左右,他们这个小县城,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繁华地带就只有那一条商业街。

    下雪之后地天气特别的冷,严落侧头望着只露出双眼地女生,她睫毛颤动,覆着层霜。

    “方叶。”

    女生朝他这边望过来,严落却欲言又止。

    方叶疑惑的挑眉,“怎么了?”

    “......你和你弟弟......”严落在斟酌措辞,他在想怎么开口,“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

    方叶收回视线,将整个下半张脸更往围脖中钻了钻,她沉默半晌后闷闷地开口:“你想知道?”

    “嗯。”严落认真的看着她。

    方叶停下站在那里,眼睛盯着严落,一字一句的说出原因:“他认为我勾引他爸。”

    严落眨眨眼,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方叶那时给他打的电话,以及她撕心裂肺地求救。

    方叶观察着男生地反应,他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相较于先前的认真,现在趋渐严肃,他同样在看着她,他开口了。

    “那事实是什么?”

    “事实......”这两个字方叶把它们放在唇齿间轻轻地碾磨,碾呀碾,直到将它们碾碎成屑了吞到肚子里,她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严落看着她,屈辱,委屈,绝望这样的情绪从她的眼睛里流淌出来,严落感觉自己就要被她这样的情绪所淹没。

    严落走近她,“所以事实是什么?方叶,告诉我。”

    方叶抬起头,苍白的面庞上流淌着更加苍白的水珠,她哭了,严落眉峰皱在一起,他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将她拥入怀中,“别哭,告诉我,告诉我事实到底是什么?”

    “事实......事实是......事实是......呜呜呜......”方叶抽泣着,连话都说不利索。

    “我没有勾引他,是他猥亵我,是他每夜每夜的到我房间,做那些恶心的事!”

    方叶恨啊!她的手紧紧的拉扯着严落的衣服,十多年的屈辱无人可说,她所遭遇的那些龌龊、肮脏、变态恶心的事整日整日的都被她藏在内心地最深处,每日每日都在腐蚀着她,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在发烂发臭!

    没有人可以拯救她。

    没有人。

    严落无法形容现在自己从她那里听到的事实,他感受到怀中女孩的颤抖与悲伤,他相信,他相信方叶说的事实。

    他脑海中想到了男人当时第二次带着警察来他家时的眼神,结合着方叶的话,他才彻底明白。

    方叶为什么有家不想回,她为什么会在这样如花的年龄多次想要去死!一切的一切都在此刻有了答案。

    严落轻轻抚着她的后脑,更紧的拥抱她,他想要给她力量,他想要给她安慰。

    方叶平复着情绪,她呼吸间全是从男生身上传来的气息,干燥且温柔,她眷恋着男生给予的温暖,她想要将这份温暖永远的握住,让严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从悲伤中脱离,她想到了孔萧萧,想到了现在严落是她孔萧萧的男朋友,她轻阖双眸,暂时掩去内心的阴暗想法。

    她慢慢平稳心情,缓缓离开严落的怀抱。

    方叶仰头看着严落,认真的说:“严落,不要同情我。”因为我不值得。

    严落点点头,他明白方叶的心情,他想到自己父亲的模样,自己的家庭,他同样的,不想要得到任何人的同情。

    “那走吧。”

    俩人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严未语正在门口扫雪,还有一个男人在她旁边帮忙,将她扫到一边的雪都铲在一个大桶里。

    “小姑,姑父。”

    两人听到声音同时抬头,看向和他们打招呼的严落。

    严落姑父秦沐将铁锹放在门口,走上前两步一把抱住严落,随后声带爽朗:“好小子,这才几天没见啊?!你就窜那么高了!”

    “已经有半年了。”严落纠正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就会抬杠!”秦沐抬起拳头轻轻地捣在严落肩头,随后看向在他身后站着的女孩,“这是?”

    严落还没有做解答,严未语就迎了上来,“方叶,快进屋,你瞅你整个人冷的,都快要缩进衣服里了。”

    秦沐给严落了个眼神,那眼神中极尽揶揄,严落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便也跟着进去了。

    别瞧秦沐三十多岁的年纪,干出来的事却是会让人刮目,他三步并两步跟上严落,一把揽住秦沐的肩膀,“小子长大了,有什么事都学会藏在心里了哈!”

    拳头作势生气,举起来朝着严落的胸口轻锤。

    严落看了眼秦沐,无奈地轻笑:“姑父,我能有什么事情瞒你!”

    “那......”秦沐欲言又止,眼睛飘向前方被他老婆拥着的女生。

    严落拿下放在他肩膀的手臂,耐心的解释着:“只是普通同学。”说完抬脚就走了。

    “是吗?”秦沐自言自语地疑问着。

    严未语带着方叶坐在火炉旁边,并在她怀里揣了个暖手宝,“快暖和和,你瞧你小脸冻的。”

    “嗯。”方叶将膝盖更往火炉边靠了靠,过了好一会才缓过那阵冷意。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昨天刚下了雪,今天正是冷的时候。”严未语也给严落拿了一个暖手宝,看着严落被冻的通红的小脸,眉眼间尽是心疼,“快坐下烤烤火。”

    严落应了声,坐下,“小姑,绣球花现在还有吗?”

    “有,蓝绣球我又多栽了些。”严未语笑看着严落,严落神色错乱了一瞬,旋即恢复原样。

    方叶听了这话,发自真心的笑容绽放在了脸上,她觑了眼严落,很快的一瞬,随即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红彤彤的焰火之上。

    严未语与秦沐相对视,会心一笑,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会,随后都有了定论一般点了点头。

    “还没吃早饭吧,方叶想吃什么?姑姑给你做。”

    方叶受宠若惊的抬头,随后笑着说:“姑姑做的菜都好吃,姑姑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严未语捂嘴笑地咯咯的:“小叶子这嘴甜的呦!姑姑我听着心都化了,呵呵呵呵......”又是一串银铃般地笑声在空气中回荡。

    “秦沐,别在这傻站着了,来帮我。”

    “是。”秦沐听话地应声,走之前对着严落举了举手臂,那是加油的意思。

    严落眉头轻皱,还不等他无声地回应过于想要看热闹的大人,秦沐已经跟在老婆大人身后离开了。

    两个人安静地烤着火,现在身体恢复了暖意,严落感觉整个人都似是活过来了,他看向方叶,轻声问:“还冷吗?”

    方叶摇摇头:“不冷了。”

    严落五指伸展,握住,再次伸展,再次握住,重复,一遍一遍地重复,他一下比一下握的用力,可是再怎么用力却都无法抒发他内心地郁结,都无法缓解他对自己没有能力地无奈以及对方叶的.......想要解救方叶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