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神马小说 -> 玄幻魔法 -> 穿越後的性福生活(全章一次性放出)

第四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汪安霞接到寧秀枫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此时医生已经为蒙杺莯做了全面检查,并没有查到什么问题,但出于安全考虑,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晚,由于蒙杺莯未成年,需要监护人签字,她捏造的那个姑姑当然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寧秀枫只能打电话向汪安霞求助。

    汪安霞办好相关手续后,去病房看蒙杺莯,蒙杺莯见到她满脸歉意:

    “抱歉啊,汪医师,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今天害你加班的钱我回去就还你。  ”她父母意外去世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產和保险赔偿,倒也令她衣食无忧。

    “没关係的,你好好静养,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们。”汪安霞冲她露出慈爱的笑容。

    蒙杺莯点点头。

    在驱车回家的路上,汪安霞问:

    “秀枫,蒙杺莯怎么会溺水?”

    “我也不太清楚。”寧秀枫望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霓虹,并没有将他知道的所有事告诉母亲,虽然她是蒙杺莯的心理医师,但她私密的事从他口中说出始终不妥。

    汪安霞从后视镜中看着寧秀枫,知道他有事瞒着自己,却没有道破,继续开着车。

    过了好一会儿,寧秀枫打破了车里的沉寂:

    “妈,你和老爸再养一个孩子会不会有问题?”他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蒙杺莯一个人住,更何况现在她的情绪还不稳定,万一她突然想不开又想自我了断呢?

    “为什么这么问?”汪安霞反问。

    “蒙杺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允许的话,能不能把她接过来?”寧秀枫的父亲是工程师,在国外负责项目工程,长时间不在家,他们的家庭条件小康,再养活一个孩子对他们来说不难,更何况汪安霞还是蒙杺莯的心理医师,所以寧秀枫觉得她赞成的可能性很大。

    “她应该还有一个姑姑。”汪安霞故意这么说,然后透过反视镜观察着他的表情。

    “如果她真有这个姑姑,今天晚上就不需要我给你打电话了。”寧秀枫不知道蒙杺莯跟他妈妈说过多少,只能暗示着。

    “这件事事关重大,我需要跟你爸爸商量一下。”其实汪安霞在知道蒙杺莯是一个人住后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但她已经暗自否决了这个提案,不过她更想知道蒙杺莯为什么会溺水,而她儿子为什么那么凑巧救了她,于是她探他口风:“秀枫,你在哪发现她溺水的?”

    “海边,就在港口附近。”寧秀枫小心地回答着,以避免漏下口风。

    “你去那乾嘛?”

    “想吹吹风清醒一下。”

    “就这么巧遇到她溺水?!”汪安霞可不信。

    “嗯。”寧秀枫轻声应道。

    “奇怪,那孩子的抑鬱症应该没有严重到会自杀才对。”汪安霞故意用寧秀枫刚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

    “她有抑鬱症?”寧秀枫身子不由地往前倾,一脸关切地询问着,但他却并不相信母亲的说辞——虽然蒙杺莯平时呆呆的,但性格还算敞亮,不像是有抑鬱症的样子。

    汪安霞已经获知了想知道的答案——如果寧秀枫真不知道蒙杺莯溺水的原因,他的惊诧点是自杀,而不是抑鬱症上。

    “她真是自杀?”汪安霞反问寧秀枫。

    寧秀枫顿时明白这是她设下的心理陷阱,他有些生气母亲故意套他话,于是靠坐在后座,双手抱胸,不再答腔。

    “秀枫,我需要你给我说实话,不然我没办法帮她。”汪安霞见他开始抵触自己的问话了,解释道。

    “你是她的心理医师,她愿意的话,自己就会告诉你。”寧秀枫说着望向窗外,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汪安霞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虽然平时很温和,但犟起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微微皱起了眉头,在她看来,蒙杺莯具备精神病态的人格特徵,攻击性又强,是一个危险人物,因此她并不希望儿子和她有什么牵扯。

    “那好吧,你刚刚的要求,我只能拒绝了。”汪安霞不准备瞒他。

    “为什么?正因为她有自杀倾向,我们才应该把她接过来,不是吗?”寧秀枫不能理解,一开始不是她让他好好照顾蒙杺莯的吗?

    “最近几次的治疗我发现她有很大的问题。”汪安霞道,“她很可能是一个精神病态。也就是说她不会有正常的情感,爱、同情、愧疚等等,更糟糕的是,她还有暴力倾向,这两样的组合就像癌症晚期加病灶转移一样糟糕。你知道心理医师需要遵从医患保密协定的,我告诉你这些就已经是在拿自己的医师执照冒险了,但作为你的母亲,我还是希望你知道,蒙杺莯很危险,虽然我曾叫你照顾她,并不意味着她要跟着我们一起生活。”

    “你说她不会有正常的情感?”寧秀枫一脸难以置信。

    “对,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也是精神病态可怕的地方,它不像反社会人格那么容易辩认,精神病态的人会模仿人们的情绪,当你看到她在笑、在哭时,其实她心理并没有任何感觉,这都是偽装,就像变色龙一样,偽装情感就是她的保护色。”汪安霞道。

    “那精神病态应该不会模仿情感模仿到差点把自己害死吧?”寧秀枫觉得母亲的诊断不正确,她仅仅是凭藉几个小时和蒙杺莯的谈话做出的结论,并没有深入了解过蒙杺莯。

    “这可说不准,精神病态者的智商大多较高,他们没有善恶观,缺乏情感驱动,善于操纵身边的人和病理性说谎。”汪安霞道,“很可能她知道你在附近,才故意‘自杀’,你看现在她不是好好地在医院里吗?”

    经歷了这一切的寧秀枫没有答腔,他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母亲,但他不再想听她的话。

    汪安霞见寧秀枫不再说话,知道自己并没有说服他,她清楚再继续这个话题只会让他更加不悦,于是也闭了嘴。

    第二天上午,寧秀枫拿着水果和食物去医院看蒙杺莯的时候,护士告知她已经出院了,他骑车前往她家,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他越来越担心,怕她又做出什么傻事,正在这时,隔壁的邻居阿姨打开门,寧秀枫急忙询问:

    “抱歉,请问你知道住在这里的女孩今天有没有回来?”

    “她被福利社的人接走了。”那时阿姨正好准备上街买菜,所以清楚。

    “福利社?”

    “那孩子一个人住,一定是哪个邻居知道了,告诉了福利社,今天早上福利社的社工就把她接走了。”

    “请问是哪个福利社?”寧秀枫知道这根本不是哪个邻居,而是他妈妈报告的,虽然他有些生气,但这未尝不失为一个办法。

    “朱雀区福利社。”

    “谢谢。”寧秀枫google了福利社的地址,骑车前往。

    朱雀区福利社的地址离蒙杺莯家并不远,是幢花园式公寓楼,在查到了蒙杺莯的房间后,寧秀枫敲响了她的房门。

    蒙杺莯开了门,见到他一点也不吃惊:“啊,是你。”她将他让进屋。

    福利社的环境肯定比不上自己家里,不过蒙杺莯还是分配到了一个十来平米自带卫生间的小房间,房间里床、书桌、衣柜一应俱全,除了挤了点并没什么不好,福利社有食堂,蒙杺莯不必担心吃饭问题,她可以在这里呆到被领养或是十八岁成年那天。

    “这里还不错。”寧秀枫虽然没能说服汪安霞领养蒙杺莯,不过在福利社有人照顾总比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胡思乱想的好,“你的东西呢?”他注意到蒙杺莯只拿了一个手提包,里面放了几件简单的衣物,不像是准备长住的。

    “在公寓。下週我就回C市了。”蒙杺莯道。

    “什么?回C市。”寧秀枫吃惊不小。

    “嗯,我有一个表舅住在C市,他愿意收养我。”蒙杺莯说着想到了什么,“不过放心,我会等你们打完总决赛再走。”她已经完成了復仇,在TMX市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样也好。”寧秀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按照说她找到了回家的路,他应该高兴才对。

    “嗯嗯。”蒙杺莯点头,“不过我要走的事不要告诉大家。”

    “为什么?让我们好好替你送行。”寧秀枫不明白。

    蒙杺莯摇头拒绝了:“不了,我不习惯这种场景。还是相忘于江湖比较好。总之谢谢你了。”她由衷地道谢。

    “你别再做伤害自己的事就好。”寧秀枫想起了什么,道:“你知道TMX学府吗?”

    “这世上没人不知道吧?”TMX学府是TMX财阀出资修建的一座综合性学府,其知名程度不逊于哈佛、剑桥。

    “你应该还没去过,我带你去逛逛吧。也许以后还能在TMX学府遇到你。”

    “为啥?”蒙杺莯一脸茫然,她还没决定念哪所大学,不明白为什么寧秀枫会如此断言。

    “别问这么多,走吧!”寧秀枫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出房间。

    付毓静病休结束回学校了,前几日女生们对寧秀枫的争相示好彻底结束了,篮球社也恢復了往日的安寧。

    还有五天就到总决赛的日子,啦啦队也加紧了舞蹈练习。她们的场地就在篮球场旁边,也许是知道了自己不在的几天,寧秀枫被其他女生骚扰得不行,为了防止自己的男神被哪个小贱人勾走,付毓静对寧秀枫的攻势也比以往更猛烈,已经到了每天中午都去找他吃饭、晚上要陪他回家的地步,不过都被他巧妙地躲开了,因此他也不敢对蒙杺莯表现出过多的关心,而蒙杺莯就像是忘了周末发生的事,只是已经解开了心结的她慢慢开始和大家打成一片了,李昱江对她更是一如既往地热情、周到。

    时间过得很快,总算到了TMX市第九屇高校男子篮球公开赛,总决赛:暉叶高中VS  TMX学府高中部。

    总决赛的地点是在TMX学府的高中部,暉叶高中客场作战,就现场的氛围来说已经对他们不利,于是副教练召开他们开了战前会,但主要发表号令的是蒙杺莯:

    “我刚才看了一下,2500个座位,只有1/4是咱们高中的人,你们受到对方球迷干扰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我们需要先将气氛炒热然后逆转。”

    “什么?让对方的球迷变成我们的球迷?”副教练以为自己听错了。

    “放心吧,青少年很容易被煽动起来的,你们一开始就要打出气势。”蒙杺莯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灌篮?”寧秀枫明白了。

    “对!咱们队能灌篮的都上,12号,你先替下李昱江,李昱江,你先休息一节,后面需要你的叁分球发力。”

    李昱江和12号都点头。

    “总之,先嗨暴全场!”蒙杺莯用棒棒糖做了一个剑指的动作。

    比赛的哨声响起,双方球员上场,评论员开始介绍首发阵容,介绍TMX学府高中部篮球社时,观眾纷纷欢呼喝彩尖叫,而介绍到暉叶高中时,观眾席则一片嘘声,在这种环境下要打赢已经有难度了。

    虽然蒙杺莯已经定下了作战计划,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有了主场优势,TMX学府这边势不可挡,连着拦下了暉叶的两个传球,率先拿下6分,场上比分变成0:6,暉叶的队员受到影响,心情低迷,情势已经开始对他们不利。

    接着寧秀枫拿球,对方已经研究过他们以前的全部比赛资料,知道寧秀枫是他们的主力,对他的防守从一开始就很严,一看到他拿球,对方的中峰已经挡在他面前,不过寧秀枫侧身闪过了他,前方却有对方叁名队员,这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传球给其他队员,但寧秀枫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利用两个假动作骗过了两名队员,然后突然跃起,从对方的前峰头上用一记大灌篮获得暉叶的第一个2分。

    “砰!!”地一声巨响,寧秀枫灌篮时,竟将玻璃篮板震得粉碎,玻璃纷纷掉下,嗶里叭啦地落了一地。

    全场鸦雀无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NBA的球员中可以将篮板震碎的也仅有廖廖数人,而这些都是职业球员,身高都在两米以上的壮汉,他们没想到竟然在高中的篮球比赛中看到这样的奇景。

    沉寂了几秒后,全场尖叫、叫喊声此起彼伏,无论是不是暉叶的球迷,大家都对寧秀枫的这记灌篮叫好,暉叶的球员们纷纷围住寧秀枫,暉叶也因此恢復了士气。

    只有寧秀枫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没怎么用力,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篮板本来就有问题。

    战况开始逆转,暉叶的球员也开始频繁灌篮,带动了全场的气氛,在第一节结束时,暉叶以33:28小胜对手。第二节时,TMX学府这边调整了战术,他们也开始灌篮,同时将暉叶的篮下防得死死的,但蒙杺莯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有这样的举动,换了李昱江上场,李昱江的连续叁分球开始将双方的比分拉大。到了第叁节结束,双方的比分已经是88:67,暉叶有21分的优势。

    最后毫无悬念的,暉叶高中获得了本屇的篮球赛冠军,寧秀枫也眾望所归地被评为本屇MVP,在全场的尖叫、喝彩声中,暉叶的球员们领到了他们的第一个冠军奖杯,而寧秀枫则获得了一枚独特的MVP总冠军戒指。

    在获得MVP戒指后,寧秀枫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走向第一排的教练席,付毓静也坐在那里,见他向自己走来,她满心欢喜地站起身,观眾们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发出“在一起、在一起”的吶喊声,可是刚喊了两声,寧秀枫就已经走过了付毓静,全场顿时陷入尷尬的沉寂。

    寧秀枫走到正舔着棒棒糖的蒙杺莯面前,将戒指递给她:

    “拿着。”

    “为啥?”蒙杺莯茫然地看着他,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自己。

    寧秀枫不由分说地将戒指塞给蒙杺莯:“明天你就要离开了,也许这枚戒指会让你想起我们。”

    蒙杺莯看着掌心的戒指正想说什么,暉叶的其他队员已经围了上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光:

    “小蒙,你是我们的大功臣!”他们完全没注意到此时两人间异样的气氛,就将蒙杺莯抬起、拋上、欢呼着。

    没有人注意到在一边气得混身发抖的付毓静用仇恨的眼神瞪着蒙杺莯。

    比赛结束后,付毓静和她的跟班们堵住了蒙杺莯,她们准备狠狠地教训教训她:

    “呵,几天没见,你胆儿肥了啊?”付毓静站在蒙杺莯面前,用居高临下的愤怒眼神瞪着她,几乎快从眼里喷出火来。

    “还好吧?”蒙杺莯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

    “少他妈废话!学长为什么会把戒指送给你?你是不是给他灌了什么**汤!!”跟班们都愤恨不已,如果寧秀枫和付毓静在一起,她们也就认了,凭什么颇有姿色的她们会输给这个傻乎乎的小胖妞?  !

    蒙杺莯还没来得及说话,寧秀枫的声音打断了他们:“小蒙,走吧,跟我们一起去庆祝。”他猜到付毓静会对她不利,特意来接她的,只要过了今天,待蒙杺莯回C市,付毓静就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蒙杺莯任由自己被寧秀枫拉走,却不时地回头看着付毓静盛怒的脸,原以为她被小太妹欺负后会理解到被人欺负的痛苦,然后改过自新,看来是蒙杺莯自己想多了。

    庆功宴后,寧秀枫把蒙杺莯送回福利社楼下:

    “你明天几点走?”

    “还没定呢,我弄好后就走。”本来想一大早就离开的蒙杺莯现在觉得自己还有责任完成一件事。

    “我来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几点。”蒙杺莯摆摆手。

    “好吧。”寧秀枫摸摸蒙杺莯的头,“好好地照顾自己。”

    蒙杺莯点点头,目送寧秀枫走远后,她反而离开了福利社,往另一边走去,凤凰君也在空中跟着她。

    次日

    蒙杺莯没有上学,却将付毓静约到了学校顶楼的露天游泳池,收到蒙杺莯的短信,付毓静带着她的一个跟班前往,准备好好教训教训她。

    就在这时,二年级2班

    李昱江百无聊奈地看着旁边空空如也的座位,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蒙杺莯没有来上学,他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通话却转到了语音信箱,李昱江正奇怪着,突然屏幕上跳出一条信息:“您有一条来自‘篮球社’的群消息推送,是否阅读?”

    李昱江暗觉奇怪,昨天总决赛结束后,副教练说给大家放一周假,为什么现在会有群消息?他满肚疑肠地选择了“是”。

    推送的消息是一条实时视频,视频中的地点是学校顶楼的露天游泳池,视频中,付毓静正将蒙杺莯推入水中——这是蒙杺莯想到的治付毓静的办法,昨天晚上她买了监控摄像头安装在这里,并设定为定时将实时录像推送到群中,这就有了付毓静杀人未遂的证据,她也可以顺利地被队员们救出,安心地离开TMX市了。

    “!!!”李昱江惊骇不已,他不顾老师还在讲课,夺门而出,同时给寧秀枫打去电话:“学长!小蒙在楼顶游泳池!有危险!!”

    此时,露天游泳池

    将蒙杺莯推入水中后,付毓静对跟班命令道:

    “去把水放了。”

    “什么?”跟班不知她意欲何为,她看着在水里扑腾的蒙杺莯,感觉她并不会游泳,有点担心出事。

    “叫你去就去!!”付毓静横眉怒视,跟班只得依言照做。

    看着在水里挣扎的蒙杺莯,付毓静冷笑着,她以前看过一个报导,游泳池在放水时,排水口会產生巨大的吸力,将附近的东西都吸过去,现在蒙杺莯的位置正好在排水口上方,只要将排水口打开,她就会被排水口吸住上不了岸,可以让她好好地吃吃苦头,又可以在水被抽乾后看到她的丑态!  !

    果然!排水口打开后,游泳池的水迅速向排水口涌去,其產生巨大的吸力也将蒙杺莯往下拉,就在这时,凤凰君也飞到了她的上方,又开始在空中飞舞着,它留下的彩色尾影慢慢匯集、渐渐显现出之前在海边没能完成的图案。

    “砰!”顶楼的门被寧秀枫猛然撞开,他看到眼前的情形顿时明白了,纵身跳入水中。

    “学长!”紧随其后的李昱江见状也想跳下去帮忙,但想到当务之急是关闭排水口,他衝付毓静和她的跟班喊道:“快把排水口关掉!”一切来得太突然,两人都不知所措地怔在原地,李昱江只得又大喝道:“你们是想闹出人命吗?!!”

    跟班这才如梦初醒地去关排水口,可是即便关闭了排水口,游泳池中依然盘旋着一个巨大的旋涡,旋涡将池水显得很浑浊,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况。

    此时在池中,寧秀枫抓住了蒙杺莯的手想将她拉出水面,可是却发现怎么拉也拉不动,不知是不是刚才蒙杺莯下坠时撞到了头,竟昏了过去,现在她卡在排水口上,四肢则在水中如柳絮般飘荡着。

    寧秀枫沉到了池底,抓着她的双手想将她拉出排水口,但不管他怎么用力,她都纹丝不动,似乎有股很强的力量想将她拉到旋涡深处。

    可恶——!  !寧秀枫索性游到蒙杺莯前面,他抱住蒙杺莯,双脚踩在池底,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使劲,此时,他右耳的耳后又出现了之前在海中同样的火焰灼伤般的痛感,伴随着疼痛而来的是他的力气突然曾几何倍数的上升,竟将排水口周围的瓷砖生生扯出了裂痕,只要他再加把劲,就可以让蒙杺莯脱离排水口了!

    在半空中的凤凰君身后已经显现了一个怪异的图形,有点像是一个阵式,可是图形还有些扭曲,似乎凝聚得很不稳定,凤凰君知道一定又是寧秀枫在阻挠,它愤怒地对准游泳池使劲搧着翅膀。

    “哗哗哗!”池水溅起好几个两米多高的水花,可是站在池边的叁人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落下,正在奇怪时,一缕血色在池中漫延。

    “学长!”

    “杺莯!!”

    李昱江和付毓静不约而同地跳到池中,只留下跟班站在池边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另外几名篮球队员也看到了发到群中的视频,衝到了顶楼。

    “我、我、她、他……”跟班望着他们已经语无伦次,她指着游泳池,可是定睛一看,就在刚才她分神的那一秒,游泳池中的水竟被抽得一干二净,池中哪里还有四人的身影,只馀下一大滩鲜红的血跡。

    凤凰君和它的阵式也不知何时消失了,半空中只留下正在渐渐往四周消散的五彩色的光雾以及一根正缓缓掉落在游泳池中的蓝色羽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