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神马小说 -> 玄幻魔法 -> 杨柳枝(纯百)(古百)

第八十二章:才送殡顾菌心彷徨,重回府又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值黄昏,白姝方昏昏沉沉地醒来,身旁红莹正安然睡着,她揉了揉眼,望着微黄的光落入房中,还有些醉意蒙眬,脑中放空片刻方慢悠悠地下了床。

    红莹被她窸窸窣窣的声响吵醒,她也打着哈欠起身,侍立在侧的嬷嬷见二人醒了便唤人来为二人梳洗。

    “小姐回来了吗?”红莹问,服侍的仆役回道:“就在外头门斗下坐着呢。”

    白姝微愣,放下篦子,披着发便提衣出去,顾菌正坐在门斗下的圈椅上,仆役搬来了小桌,她正倚靠着拿着账本翻看。

    “小姐。”白姝轻唤道,顾菌放下账本回头,白姝走了过来,顾菌抬手牵过她的手,道:“醒了?”

    “嗯。”白姝点点头,顾菌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环着她纤细的腰,问:“睡得可舒坦?”

    白姝低眉看着她,没说话,顾菌吻了吻她的脸颊,道:“怎么不说话?”

    明眸微微一动,道:“小姐,你怎么突然就把若水小姐出殡的日子改到了今日,是出什么事了吗?”

    顾菌道:“无事,你不必多担心。”

    白姝抿了抿唇,道:“小姐,你为什么不叫上我呢?”你在这样痛苦的时刻也不想我留在你的身边吗,还是因为你已经有了褚二小姐呢?

    顾菌抚了抚她的额发道:“今儿起得过于早了,若是带你一起,便要扰你清梦了。”又嗅了嗅,问:“你喝酒了?”

    白姝轻轻“嗯”了一声,她知道这是顾菌在搪塞自己,顾菌果然有什么事并不会与自己说。

    此刻红莹也从屋内出来,顾菌冷冷地瞥向她,道:“喝得不省人事,府里的事儿也不管了。”

    红莹一噎,方要解释,顾菌便抱起白姝,道:“你回屋待着,等会儿找你算账。”

    仆役们抬了敞轿,顾菌抱着白姝坐了上去,红莹驻足原地目送二人离去。

    “小姐,你要和红莹算什么账?”白姝问,顾菌看着她,俯首吻住了她的唇,白姝抬手抱住了她的脖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唇,顾菌也张开嘴吮吸她的唇瓣。

    一时到了竹兰阁,顾菌抱着白姝下了轿,进屋方将她放在弥勒榻上,问:“今儿怎么想起喝酒了?”

    白姝还有些不清醒,她继续问:“小姐,你和红莹说等会儿找你算账是什么意思啊?”

    顾菌看着她,道:“她今儿躲懒没管内务,扣她月例银子。”

    白姝微微皱眉道:“那也该扣我的月例银子啊,我和她一块躲懒的。”

    顾菌无奈笑道:“那就连你的一块扣。”话毕她又顿了顿:“姝儿,你喜欢红莹吗?”

    白姝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顾菌温柔地注视着她,道:“是哪种喜欢呢?和对我的一样吗?”说着她又吻上了白姝的唇,白姝张开嘴,顾菌的舌头长驱直入,一双纤长的手也灵活地解了她的衣带,伸入她的衣内。

    “是想吻她,想和她交欢的喜欢吗?”顾菌问,白姝愣愣地摇了摇头,顾菌目光微闪,又在她的唇上连连亲了几下,问:“那你为什么和她要做我与你现在在做的事情?”

    白姝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俄而道:“那小姐也与红莹、史姑娘还有若水小姐她们做过那事儿,你对她们也是对我一般吗?”

    顾菌登时明白了什么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她忙道:“罢了,我不扣你的月例了。”

    白姝撇了撇嘴,道:“哼,我才不稀罕那点月例银子,只是你说不出罢了。”又道:“我还没提娘娘呢。”

    话毕,顾菌看着她,神情有些别扭,白姝也意识到自己不该牵扯到褚瑶,二人缄默许久,白姝先拉了拉顾菌的衣袂,道:“小姐,你生气了吗?”

    这话问得小心翼翼地,顾菌没说话,白姝有些慌神,但更多的是委屈,她抿唇松开了顾菌,低眉也闭口不再说话。

    二人不知又这样僵持了多会儿,顾菌先道:“姝儿,不管如何她是娘娘,你不要把我与她牵扯到一块了。”

    听了这话,白姝心中更为委屈,她抬抬眼,但很快却又低垂下去,闷声道:“小姐,不是我想把你和娘娘牵扯到一起的。”

    顾菌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道:“她是娘娘,你不要提她。”

    她本就因为李氏的人心中烦闷,方才又在红莹房内找到白姝,心情更是不爽,她沉默片刻赌气起身,道:“你自己静静吧。”话毕便拂袖离开了。

    白姝静看着顾菌走后,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但抹了抹眼,却一滴泪也没有流,只是心口却有些钝痛。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愣了许久的神,忽而冷地一颤,方才下榻,也出了屋。

    “......姝儿?”

    红莹略有些吃惊地看着白姝,问:“小姐不是带你回竹兰阁了吗?你回到我这她不会动气吗?”

    思燕则不管这些,向着白姝扑了过来,白姝接住了她,将她抱了起来,莞尔一笑,道:“不用管她。”

    从竹兰阁离开后,顾菌去了锦绣轩,她本以为会在那看见褚瑶,却只独自在空荡荡的屋子中游走了一会儿。

    她心里空落落地站在锦绣轩院门前,望着斑驳月影下嫩绿的树杈,对着守门的仆役道:“春天已经来了。”

    仆役一开始没意识到顾菌是在对她说话,愣了愣才应声道:“嗯,嗯。”

    顾菌话毕,又沉默了好一阵,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下来,道:“方才不该对她那样的,她一定对我很失望。”

    仆役听不懂顾菌说的话,也明白她在自言自语,便也没有吱声。

    “这里真暖和。”白姝搂着思燕,倚靠在弥勒榻上一杯杯地灌酒,红莹注视着她,笑道:“燃了熏笼,自然暖和。”

    思燕紧紧依偎着白姝,二人在烛火的暖光下显得格外温馨,俨然便如一对母子般,红莹满眼都是两人,心中产出一股异样的情绪,她起身坐到白姝身旁,抚了抚她怀中的思燕,道:“思燕,你若困了,就让妈妈带你下去吧。”

    白姝也道:“带她去里面睡觉去吧。”红莹则道:“那里不够暖和,让妈妈带她去西厢房吧。”话毕婆子便来将思燕带了出去。

    “你真是怪了,这儿和西厢房能有多大区别,睡在这儿就冷死她了?”白姝醉醺醺地道,红莹则嘴角一弯,妩媚笑着将门合上又上了闩。

    红莹则笑吟吟走了过来,她贴着白姝坐下,白姝向后退了退但没有推开她。

    “姝儿,可以吗?”红莹吻了吻白姝的脸颊,解开自己的交领,道“我会小心的,什么都不会留下,顾菌她不会知道的。”

    白姝看着她,醉眼一弯,笑道:“不行。”红莹微愣,笑道:“你不是醉了吗?”

    “这是两回事。”白姝轻推了一下红莹,红莹纹丝不动,反而环住了白姝的腰。

    “真的不行吗?我用嘴帮你舔好不好?我可比顾菌厉害多了。”红莹一下下轻啄着白姝白皙细滑的脖子,双手如游蛇般隔着衣衫抚摸着她柔软的腰肢。

    屋内的熏笼愈燃愈烈,二人也愈发的热,白姝有那么一刹那地沉沦,但在看清红莹的脸庞后还是推开了她。

    “你再这样我可要走了。”白姝道,她迷糊地看着红莹,无奈笑道:“你别再捉弄我了。”

    红莹眨了眨眼,笑道:“那亲一下。”话毕也没等白姝说话,便凑上去堵住了她的唇,白姝的手软绵绵地抵住了她的肩,但顿了顿也没有推开她,任由红莹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内肆意地翻涌。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待红莹亲够了松开了白姝,笑道,白姝抹了抹嘴,没说话,接着拿起酒杯灌酒。

    晚风习习,沙沙的声响穿透竹兰阁的庭院,顾菌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心中像是堵了块大石头般。

    “白姑娘呢?”顾菌低声问,一旁的仆役低着头回道:“听人说往贤芳轩去了。”

    顾菌沉默片刻,顾自抬步往贤芳轩去,但没走几步却又停了下来,折返回来,她略带怒气地对守门的仆役道:“把她给我抬回来。”话毕便猛地关上了屋门,“哐”的巨响吓了仆役一跳,听差的下人缓了缓,刚要叫人抬小敞轿去,顾菌又从屋内推门而出。

    “罢了,我自己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